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赖德胜 的博客

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,教授,博士生导师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转:不再“行行出状元”是时代的悲哀  

2013-03-28 08:26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状元是古代读书人梦寐以求的,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是一个类比的说法,是说不论做什么行当,都会做得出彩,都会显出价值,都会受到社会的尊重。而事实上,“文无第一”,一等一的高手是很难分出伯仲的,但科举必须要区分一下,榜眼是不是就比状元差、第二名是不是就比第一名差,那倒不见得——北宋嘉佑元年即公元1056年,苏东坡应考,主考官欧阳文忠公读到一篇气冲霄汉、大气磅礴的雄文,喜出望外,“以为异人”,本想将其定为第一,但又恐此人是自己的弟子曾巩曾南丰,为避嫌疑而将东坡定为第二。这叫“遇不遇者,时也”,虽然大家都有才。

 很多行当都是技、都是艺,但是倘若能上升到“道”的高度,这个时候就已显出其自身的价值、自足而不必他求亦不必羡忌他人了,这就可以使其安身立命,所谓的幸福不就是这个意思么?有道之人是受到中华文化高度推崇的(明乎此则能知晓宋代以后的儒者何以对“道统”传承这个我们今人看来不着边际的问题那般重视了,因为圣贤就是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,就是文明的标杆),而此道非高高在上,而是无所不在的,庄生所谓“道在屎溺”就是道无所不在的一个形象表述。有道之人的典型例子是《庄子养生主》中的主人公庖丁,就是那位屠牛的厨子。“庖丁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响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。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”,将屠牛当成一件乐不可支的事儿来对待,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天籁之音,连做君王的文惠君都看傻了,“嘻,善哉!技盍至此乎?”我们的丁厨师接着讲了自己如何“依乎天理”屠牛、游刃有余的状态,当牛“謋然已解,如土委地”时,他“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,善刀而藏之”,这种高峰体验,“何假南面百城”!让他当君王他还不一定干,所谓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”。


转:不再“行行出状元”是时代的悲哀 - 赖德胜 - 赖德胜 的博客

庖丁解牛


 庖丁可能是恢诡谲怪、汪洋恣肆的庄子虚构的,但欧阳文忠公的《卖油翁》则是真人真事。文中的康肃公是北宋名臣陈尧咨,于真宗咸平三年即公元1000年中状元,其兄陈尧叟则为太宗端拱二年即公元989年状元,两人为中国科举史上的兄弟状元,倍受世人称颂。“陈康肃公善射,当世无双”,射箭中的者十之八九,卖油翁偶然路过,见到如此神勇之人亦只是微微点头称是而已,康肃公因而问曰:“汝亦知射乎?吾射不亦精乎?”卖油翁不卑不亢,回答得简短有力:“无他,但手熟尔。”意思是状元郎您射箭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只不过是比较熟练而已,犯不上俺这个走街串巷的卖油老头儿顶礼膜拜。康肃公怒了,“尔安敢轻吾射!”卖油翁不紧不慢地答道:“以我酌油知之。”意思是,我这么说也是有依据的——俺老头子卖油没有状元郎您射箭那么英俊潇洒、风流倜傥,但问题的实质确实一样的,所以我可以类推而知之。不仅如此,俺还可以现场表演给您看——中国的学问特别强调实践性,“博学之、审问之、慎思之、明辨之”的最后一定要落实到“笃行之”,不然,所学何事?不能“有诸己”(孟子曰:可欲之谓善,有诸己之谓信),不能有真切之受用,不能与自己的身心性命发生关联,则不过是为人之学而已,不过是学给别人看、或者说“以为禽犊”、当作谋生的手段而已(不能展现自己的生命价值,而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自己当工具使用一生,这是时人自暴自弃的体现,也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,而号称拥有启蒙民众能力的知识分子更是悲哀中的尤值得悲哀者。兹事体大,容异日闲暇再详论之。),如何能够安顿身心?——“乃取一葫芦置于地,以钱覆其口,徐以杓酌油沥之,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。”这个过程和丁厨师一样精彩绝伦、惊心动魄,只是文忠公描述得不像庄生那般惊天地泣鬼神而已,淡淡地道来,就是这样,不必张皇发扬、眩人耳目。临末,很淡定地说道:“我亦无他,唯手熟尔。”老头儿我也没啥奥妙,不过是手法熟练而已。康肃公只好笑着打发卖油翁走了。冒犯状元郎可是好玩的?“有说则可,无说则死”,当年擅长造车轮的轮扁说齐桓公所读圣人书是糟粕时,齐桓公的第一反应就是受到极大冒犯:“寡人读书,轮人安得议乎!有说则可,无说则死!”


转:不再“行行出状元”是时代的悲哀 - 赖德胜 - 赖德胜 的博客

卖油翁


 由此看来,一个卖油的老头儿在真正的状元郎面前毫无愧怍,他就是这个行业的“状元郎”,但很可能,他从来没有或者很少跟其他人表现过,因为,他觉得,事实本来如是,他人知晓不知晓,干朕(这里的“朕”用的是秦始皇以前的用法,参见《尚书》)底事?“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“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。”或者,他本来就是一个隐者,世俗的所谓蝇营狗苟、争争抢抢,切,笑死人了。——中国民间历来高人辈出,与儒家的这种淡定风格以及道家的隐逸性格相关,他们行走在天地间,他们深藏而不露,他们飘逸且洒脱。


转:不再“行行出状元”是时代的悲哀 - 赖德胜 - 赖德胜 的博客

唐寅《事茗图》


 用哲学上的话来讲:“人皆可以为尧舜”,或者说“人人有一太极,物物有一太极”,每个人都是一个未完成的圣人,都是自性具足、不必他求的,“惟齐非齐”,人生来有差异这是抹不去的事实,但不妨碍大家都能达到圣贤境地,陆象山所谓“吾虽大字不识一个,也可以堂堂正正做人”,这是儒家的讲法;“自其异者视之,肝胆楚越也;自其同者视之,万物皆一也”,“以物观之,自贵而相贱;以道观之,物无贵贱”,这是道家的讲法;“一切众生皆有佛性”,六祖大师初见五祖时掷地有声地说过:“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;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”,这是佛教的本体论,而佛教的功夫论则强调:“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”,担柴运水,无非妙道,时时处处皆在定中,处处时时皆为佛性之流露,安住当下,瞬间永恒,无起无灭,无生无死,身虽肉身,境已佛境。——如此,何须歇斯底里、撕心裂肺地向外追求?追求他人的认可即为名,追求自己的好处即为利,名缰利锁重重束缚,如何有独立之精神?如何有自由之思想?如何有悠闲?如何有从容?没有了独立之精神,没有了自由之思想,没有了悠闲,没有了从容,这样的人生有甚价值可言?如今的人不追求日新其德,提升生命境界,改善生命品质,而一窝蜂地追求所谓日新月异的科技,“大道以多歧亡羊,学者以多方丧生”,岂不哀哉!“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,不亦悲乎!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,可不哀邪!”


转:不再“行行出状元”是时代的悲哀 - 赖德胜 - 赖德胜 的博客

南宋梁楷《六祖破竹图》


我们的时代创造了极大的物质财富,精神世界却陷入了空前的危机。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,也是世界的问题。问题的症结在于,我们为外物所奴役,我们都不自由,古语有云:“君子役物,小人役于物”,孔夫子有云:“君子不器”,老子有云:“大器免成”(注意是“免成”,不是“晚成”,详见恩师楼宇烈先生的论述:《中国艺术的品格——楼宇烈先生国艺苑访谈录》),庄生有云:“物物而不物于物”,而我们是被外物——当然此外物亦不外于心;倘使心不在焉,则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——所奴役、所桎梏的,我们自身也成了一个器具。科学本为好奇心之流露、本为解放人类而创,如今却成了千百万人谋生的工具——谋生没有什么不好,可惜的是很多人不适合研究科学,耽误了科学不说,更是毁弃了自己的一生,“郎怕入错行”,问题和古代一样严重。中国科学要发展,解散掉百分之九十的科研冗员可能才有那么一丁点儿希望。科学成了人类征服自然、展现人类控制力的工具,其影响力,上至天穹,下至地壳,中至人身上小之又小的细胞,可谓是无远弗届,但人类亦因此而依赖形形色色的所谓科学器具,依赖形形色色的所谓科学数据,放弃了人与天地自然的亲密关系(人本为天地万物中之一物,虽则是万物之灵),放弃了人自身具有的各种官能,生活在形形色色的人造环境之中,越来越没有人味,越来越没有人情味。——人类受机器人控制恐怕是不太可能的,但自身都异化为薄情寡义的“机器人”还是颇有希望的。

 如今的少男少女被问及人生理想,还有不少说要做科学家——不知道是不是媒体制造的幻象——而更多的少男少女受到家庭和社会的影响,像比尔盖茨那样成为超级巨有钱的大富翁才是主流,还有少数少男少女打定主意削尖脑袋想进入体制内,往上爬,即便是进高校,也要使劲浑身解数以至出卖灵魂混个把处长当当。做官和做富翁,有权和有钱,其实这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,不管你是否承认,所谓的“三百六十行”,在这两个行当面前都黯然失色、饮泣吞声。在中国传统中最受尊崇的两个行业,老师和医生——一个主治心,一个主治身——如今的名声都不太好,或者直白地说,都相当的差。关涉身心的行业(其实,“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”,老师不能说是行业而是道业,此处不多辨析)受到轻鄙,而关涉权钱的两个行当却备受推崇,这个时代不扭曲才怪。“穷人的孩子,蓬头垢面在街上转,阔人的孩子,妖形妖势,娇声娇气的在家里转,长大了,都昏天黑地的在社会转,同他们的父亲一样,或者还不如。”近百年前,鲁迅先生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肖伟光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blog-1644-674269.html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1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