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赖德胜 的博客

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,教授,博士生导师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给教育发展以良好的社会政策环境  

2011-12-26 15:04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流行歌曲《心太软》里面有这样一句歌词:“你总是心太软,心太软,把所有问题都往自己扛。”我觉得现在的教育部门就正面临着这样一种状况,人们对教育多有微词,认为眼下教育领域的种种乱象,是教育部门的责任,教育部门似乎也把教育之所有问题都往自己扛。比如,前年开始讨论的“钱学森之问”,教育界的讨论和反思可谓汗牛充栋,但教育界外的讨论和反思则鲜有,给人的印象是,教育要为创新型人才的短缺负全责。我认为这是片面的,甚至是不公平的,因为创新型人才是是教育、劳动力市场、政府政策等多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,仅靠教育内部的反思和改革,而无劳动力市场制度、政府政策等的改革和完善,创新型人才短缺的局面难于有根本突破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奥多·舒尔茨曾将教育给人们带来的能力区分为两种,一种叫生产能力,即在给定资源配置下,使产出最大化的能力;另一种叫配置能力,即使给定资源得到优化配置,使产出价值最大化的能力。这两种能力都很重要,但在不同经济体制环境下,它们的经济价值不同。比如,在计划经济条件下,资源配置是由上级甚至是中央权力部门决定的,多数个人只要听命和执行有关计划就可以,这时有较强的生产能力是个人在竞争中胜出的重要条件,配置能力则几乎没有发挥作用的空间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,微观个体是资源配置的主体,这时配置能力对一个人在竞争中胜出就很重要。在某种意义上,人们对生产能力的需求是应试教育产生的基础,对配置能力的需求则是素质教育推行的基础。现在我们对于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都很清楚,但对于为何素质教育效果一直不尽人意却不是很清楚,其实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的根本所在是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。素质教育的推行之所以困难重重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不够彻底,资源配置中的政府痕迹仍很明显。也就是说,在市场经济体制全面建立以前,素质教育是难于得到全面推行的。

当前教育之种种乱象,比如学生课业负担过重、择校热、补课热、名校热等,同样具有很深的社会政策根源,其中的重要一点是人才评价标准,即什么样的人属于人才。多年前听过一个“五指争功”的故事,至今仍然印象深刻。有一次五只手指不知什么原因相互争功,拇指说他是老大,因为它排第一,而且主人夸一个人能干厉害时,都会以拇指相示;食指说它厉害,因为它身材妙不可言,而且最灵活;中指说它厉害,因为它最挺拔伟岸,而且排在最中间;无名指说它厉害,因为主人的结婚戒指是戴在它身上的,见证了爱情,表示忠贞不渝;尾指说它厉害,因为主人见佛相拜时,它是第一个看见佛并感受佛的。正在它们争论不休时,一只苍蝇落在了主人的脸上,主人举起手,并拢五指,一巴掌向脸上拍去,苍蝇被拍死了。主人说,你们几个都很重要,各有自己的功能,相互不可替代。是的,在一个社会上,不管什么出身背景,什么能力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,都有自己的位置,正是这种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,社会才变得多元共存,丰富多彩。

2010年颁布实施的《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开篇就说:“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,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,是人力资源中能力和素质较高的劳动者。”这一种比较宽泛、开放和多元的定义,但现实却是,用简单甚至是单一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的水平和价值。比如很多单位选留人非“985”、“211”高校毕业生不要,这是用人单位发出的非常强的信号,家长和学生为了将来能在劳动力市场进入所谓的好单位,就必须想尽办法,使尽浑身解数,进入所谓的名牌大学。但这些属于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毕竟有限,能考上这些大学的学生只能是少数。因此,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成为了很多家长的坚定信念,从幼儿园、小学就开始为准备进入高一层次的教育而准备,而付出。分数面前,人人平等,为了获得高分数,就必须走应试之路。就我所知,很多学校是很愿意实施素质教育的,但家长不同意,老百姓不同意,听说有些地方已实施了素质教育,不以成绩论英雄,让学生全面发展,但在家长的呼吁和要求下,又回到了应试教育的老路子上。在分数很难作为选材标准的情况下,就以各种证书作为补充材料,因此,各种课外班就应运而生。对学校和老师的评价,也是以考上好学校的学生数量和比例为依据。这是一种典型的个体理性而集体非理性。社会是个综合体,有不同行业,不同职业,不同岗位,需要不同层次、不同特长的人去填充,去运作发挥,他们共同构成社会有机体,但现在却用一种标准,特别是用精英的标准,来判定人才,并给予不同的资源。在这种大的背景下,教育家的舞台是有限的,教育的自主性是有限的,仅要求教育和学校做出改革和调整,难于实现使孩子快乐健康成长。

教育要为社会经济发展培养合格的人才,但更要激发每一个孩子的潜能,使孩子除有专业知识和技能外,还要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灵,要学会生活。人的禀赋是有差异的,在高等教育已经实现大众化的情况下,只用一种标准特别是精英标准来框教育,这对很多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。要改变这种状况,就必须优化我们的社会政策环境,比如要给人们更多的选择和更自由的流动,不论出身,不论学历,都有平等的竞争机会。同理,要给不同类型企业和不同规模企业平等的政策环境,只有给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以良好的发展空间,甚至创业门槛比较低,创业环境比较好,人们才不至于都往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和垄断的国有企业拥挤,所谓的人才标准才可能多元化。

教育目前之种种乱象,自有教育自身的原因,但也是社会经济政策环境扭曲的体现。如果让浮云遮望眼,会使我们对教育的判断失准。让教育的回归教育吧,不要把什么责任都往教育上推。为此,要创造良好的社会政策环境,否则,会使现实的教育离我们期望的教育越来越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